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16.10.2014

也算搬家

http://goodtobesenior.blogspot.tw/

04.08.2014

You had me at the first note, but lost me at Kob Khun Ka

到曼谷出差一星期.

每天除了公司,就是飯店.只有一天晚上做了SPA, 一天晚上找了家 Jazz Bar 點了杯酒,享受台上樂師的專業演奏.

吹 Saxophone 那位有著黝黑壯碩手臂,平頭,留著小鬍子,一臉滄桑感,配上他的樂音,可以感覺到在場的女士從小到老為之傾倒.要配上那樣的面容,應該要有一副菸嗓子吧,這是我的想像.整個舞台只有他跟另一位吉他手,兩個人的默契好到閉著眼睛演奏都能恰到好處地互相襯托.

中場休息,他露出靦腆笑容,對著麥克風,冒出一句如女人般細聲細氣的 Kob Khun Ka...霎那間所有的美好想像全部如玻璃碎片般片片掉落那玫瑰色的場景...

唉...

 

 

 

30.03.2014

Bye Bye Facebook

Bye FB.jpg前幾天晚上跟朋友在一家意大利餐廳的戶外區吃飯。香港寸土寸金,所謂戶外不過是幾棟樓中間的畸零地,但用心裝潢,壁畫,地磚,牆面頗有歐洲風味。這些戶外桌子靠的是桌上的微弱燭光營造氣氛,多數老外客人只是喝酒吃飯,低聲談笑。我和朋友開了一瓶紅酒,慢慢聊天相談甚歡,此時,隔壁桌四個年輕女生開始用手機拍照,自拍不夠,坐著拍,站著拍,換座位拍,閃光燈閃了十來次,位子的關係,我眼睛都快被搞瞎了。想當然爾,數分鐘後這些照片肯定在臉書或推特出現。
 
朋友不屑的說,臉書基本上是個讓人show off的工具。
 
我有些贊同,但想到除了show off ,還可以取暖,拿到一堆來自於不知道算不算朋友的讃,好像集多了可以換獎品似的。
 
如果我真的可以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不需要別人的認同也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何需上去取暖?
 
我突然失去了上臉書的興趣。

12.10.2013

你適合獨居嗎

最近在看的一本書提到,如果一個人能夠為自己做菜,這種能力得以延伸到生活的其它面向,換言之,可以照顧好自己。

這點我完全同意。

不過,能夠靜下心來閱讀各種機器的使用手冊,也是獨居的必要條件之一。

下午洗衣機突然故障,我翻出使用手冊,找到圖示,一步步把該拆的拆,該調的調,該幹嘛的幹嘛,裝回去,插上插頭又重新運作的感覺很好。

坦白說,看到故障時我的第一個念頭的確是 “如果家裡有個男人多好”。但再想想,若這些功能像換燈泡,打蟑螂等等,都能花錢請別人來執行,那麼這個人存在的必要是有討論的空間。

噢對了,還有開罐頭。






 

 

21.09.2013

男女真的不平等

 

這幾年,從事服務業的男生變多了.化妝品專櫃,精品銷售,髮廊,按摩,這些場所女性服務人員已經不再佔多數.下午染頭髮,設計師的助理是個笑起來很陽光的小男生.小男生非常溫柔地托著我的頭洗護髮,按摩.有力的手讓人仰躺著全身放鬆也很有安全感.這時候,想到曾經跟前男友為了我讓男的盲友按摩而起爭執的往事. 為什麼男人覺得讓同性碰到身體會渾身不舒服而一定要指定女按摩師,那麼同理可證,女人就應該找男按摩師不是嗎? 可是,女人的身體好像是男朋友或老公的所有物,其他的男人碰不得,按摩也好,婦產科也好,一視同仁.

 

喜歡找男按摩師,純粹實際面考量.男人多半手掌大,肉厚實,接觸面積大,按起來雖有力道但不痛.女人手小,為了按到穴點,有時候得特別用力去按壓,我自己的經驗是女人幫我按摩完的隔天反而腰更酸背更痛.所以,無關性別,純粹是有沒有達到按摩的效果而已.換句話說,如果有個女按摩師的手跟熊掌一般厚實,我想我也會很樂意讓她服務.

 

不過,按摩這種貼身的服務.有時候異性之間的確可能存在he say, she say的爭議.

 

平常幫我按的是一個木訥的男生.我們唯一交談的內容也只是哪裡不舒服要加強,按這個地方會酸還是會痛等等.有天爬山的時候特別累,這位師傅又還忙著,櫃台介紹了另一個男師傅給我.他技術也不錯,只不過言語輕浮了些讓我覺得不快.好像他按到某個痛點我哼了一聲,他說 ”不要叫太大聲,要不然人家會誤會“.說這應該構成性騷擾的條件了吧. 再說,有些部位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判斷是否真必要.曾經有另一次在台北讓某個師傅筋絡按摩時出現了一個我想不透的姿勢,我說“你這是算哪招?這樣是要按什麼?”他沒答,但從此我也不想再找此人服務.

 

這大概是喜歡熊掌的風險吧,呵呵.

 

 

19.09.2013

水土不服

 

剛到香港的時候,身體狀況不斷,很多人告訴我這是水土不服的自然現象.朋友還曾好心地分享偏方 – 從家鄉帶一塊老豆腐到異地煮來吃.我怕麻煩,也半信半疑,日子一天天過,好像突然間就適應了.

 

最近突然有個體驗,懂了什麼是“水”土不服.

 

去年底開始,原本柔順的髮絲突然像稻草似的,即便是天天護髮,少吹整,尾端還是炸開像掃把.最近這半年,髮質慢慢回復如前.反倒是回台灣的短暫時間髮質變差.看來水質真不是好壞問題,而是身體能不能適應.看身體把哪個地方視為家.讓人心安的地方稱為家?還是長時間生活的地方稱為家

 

不知道我的心跟身體,想的一不一樣…..

 

15.09.2013

大潭

IMG_3597.JPG跟朋友約了到大潭郊野公園健行。

 

從我家出發,得先走一段路到交易廣場巴士總站,搭特快車到赤柱跟他們會合。

星期天照例是此地菲傭的假期,雙層巴士上層坐滿了大包小包準備去郊遊烤肉的菲律賓女人,他們大多年輕,整個路程把音樂開得很大聲,唧唧喳喳一路。我雖坐在第一排,也不免覺得自己是跟著一群出去郊遊的學生同行,整個巴士滿溢着興奮的氣味。要不是巴士上禁止飲食,大概連零嘴也要出籠。

 

我總是很佩服香港的巴士司機,路窄車大,深水灣往赤柱的山路蜿蜒難行,駕駛卻能極有技巧地把乘客送往目的地。一路上的速度相同,只有一段突然龜速起來。我探頭下望,原來巴士前方有位單車騎士奮力在上坡路段踩著踏板,而巴士駕駛既不按喇叭也不繞路,只是慢慢的跟在騎士身後走了一段,直到前方一大片空地出現讓單車側身閃過,駕駛才恢復正常速度。 這景象還滿感動我的,巴士不以大欺小,不以快逼慢,老實說在台灣我不敢說有多少司機可以有這種耐性 (拭汗中~)。

 

山路狹小,雙層巴士的高度常常在彎路上披荊斬棘,坐在上層的的最左邊,常常聽到樹枝斷裂或樹葉被碰撞的細碎聲響。會痛嗎?斷裂聲明顯時我總忍不住想著。

 

這公園美的不像在香港,跟山頂充斥遊客和餐廳的感覺很不一樣。

 

 
 

11.09.2013

該充電了......

 

235.JPG每個人都有 low battery 的時候。

 

買東西,享受被售貨員諂媚的過程,聽一些正常(男)人不會說出口的恭維;

大吃一頓,看菜單不看價錢,只管什麼好吃什麼想吃,其它下個月再說;

做菜,從選料到洗切下鍋經手每一個步驟,享受食物的色香味和變化;

爬山,出汗和心跳加速以及腦內釋放的Endorphin 讓心情好起來;

在精彩的電視影集中隨著劇情而起落,結束時好像也可以把疲累畫下一個暫時休止符號


 

比起來,小時候充電方式容易多了。一本金庸在手,一球冰淇淋加七喜,被老師稱讚字寫得好,近乎10%的電力可以一下子衝上100%

 

最近常常用吃東西來轉換心情。能夠不考慮膽固醇跟荷包身材,才能夠好好享受美食的滋味。只不過美食這種東西真的很personal,一個 Parma Ham Sandwich, 一杯現煮咖啡和現榨果汁對我來說是很有犒賞效果的早餐,但是對其他人而言,可能豬扒公仔麵配上香滑奶茶和牛油多士才叫做完美的一餐,關於這點,我大概永遠沒辦法入境隨俗吧。

 

今晚我用 Jazz 充電,在Itune找到一個喜歡的電台,驚喜不斷。

 

 

 

 
 
 

08.09.2013

一個人旅行

 

travelalone.jpg上次跟 W談到一個人旅行這事,我說,只要我還喜歡這個人願意跟他/她保持長久良好的朋友關係,我大概會盡最大努力來避免一起旅行這件事的發生。W 不解問我‘為什麼?妳並不是那種難相處的人啊?’W 接著說起他自己,覺得他跟別人旅行通常都是跟著別人走,自己去哪裡都沒意見,吃什麼也都好,去博物館也好,要半夜在酒吧混到凌晨也行,反正 “都出來玩了啊,Whatever“

 

可能我真的難搞吧,以上這種看似隨和的行為其實我還不見得能照單全收。難得找到時間和心情出來玩,總會有自己想看的地方,想吃的東西,想體驗的文化或活動,一旦知道另一個人的心情只是“Whatever”,好像我想朝聖的地方只是別人“看不看也都無所謂”的景點之一那我真的寧可享受自己一個人的樂趣。可能我覺得人生苦短,不應該強迫別人遷就。 真正配合也好,怕就是哪天爭執的時候對方說了 “我都遷就你啊,你要去哪裡我不是都陪嗎?”這下好了,沒做功課的人先喊得比較大聲。

 

對了,就是做決定這件事很容易成為24小時朝夕相處的旅伴之間明的也好暗的也罷的各種衝突。幾點起床,去哪個景點,在哪裡吃早餐,坐火車還是步行,誰去問路,遇到岔路聽誰的,點菜應該點招牌的還是便宜的,幾點該累了該喝咖啡,什麼時候吃午餐還是下午茶,冷的三明治當午餐行不行? 如此種種,寫得都累。更不要說真實情況下要是再加上又冷又累又餓,不必要的情緒常常被擴大好幾倍。

 

還想繼續當朋友的話,跟團吧。至少有個共同敵人,同仇敵愾可以拉近彼此的關係,誰先洗澡,洗多久這件事商量好就行。

 

 
 
 

to fishwho

對我來說,脫掉高跟鞋,放鬆腳趾;脫掉緊身裙,放鬆肚皮;好好放上自己喜歡的Jazz,喝茫了倒頭就睡,這才是幸福的 happy hour 啊

 

 

06.09.2013

Happy Hour 不 Happy

happyhour.jpg

剛入社會那幾年還滿常跟著公司的老外星期五下班後來個 Happy Hour, 喝幾杯聊是非。在歐洲那段日子更是,老闆跟同事幾乎天天都要喝個一兩杯再開始晚餐。這些年,在台北我還是一個人在家喝的機會多些。在外頭喝酒得穿得正經八百,全副武裝不說,跟同事喝酒往往三句不離公事,一點都輕鬆不起來。

 

有段時間,我很排斥在星期五下班後到星期一上班前看到同事的臉,那感覺就好像上班時間的延伸似的,無形中週末也不像週末了。

 

到香港這近一年來,happy hour機會又多了起來。有人離職,有人升官發財,有人生了baby, 有人剛買了寵物回家,有人做錯事被主管罵,無一不成為喝一杯的好理由。跟比較要好同事朋友幾個人喝兩杯罵罵老闆八卦一下還滿舒服的,但跟一大群來來去去像流水席一樣的 Happy Hour, 每次參加候都覺得很空虛。喝的時候言不及義,喝完之後吃晚飯嫌太晚,不吃晚飯嫌太餓,總之,什麼都不對。

 

 

 

一輪之後,原本認識的還是認識,原本不記得的印度名字還是連簡稱也記不得,罷了。

 

 

 

 

 

 
 
 

03.09.2013

鎮樓之狗

photo(22).JPG有時候很厭煩自己的工作,整天救火不說,還要像個大媽似地到處跟人要這要那,追這追那,確定事情都圓滿處理了才能做數。

謝謝樓下警衛帶著的鎮樓之狗,看到牠常常被經過的路人亂揉一通,也沒徵得牠同意便肆意上搓下揉,盡責的牠也只能擺出一副“我又能怎樣”的無奈眼神。說真的,牠有一雙我看過最無奈的眼睛。

比起牠來,可能我的工作還算好點,至少不必老是被陌生人‘玩弄’於股掌之上....

 

 
 

31.08.2013

to bongin

我相信Macbook+Firefox/Safari/chrome+blogspirit 的組合讓我完全無法留言,或中邪,either or.

沙拉在家自己做比較衛生,天知道外面的菜有沒有洗啊,有機的怕吃條蟲下去,要不就被農藥毒死,看哪種死得快。

有次買了條午魚回家烤,好吃是好吃,但家裡的魚腥味整整48小時後才散掉。怕了。

居酒屋的氛圍是很吸引我的,雖然我不是日本中年男人,可也喜歡下班後小酌兩杯,呵呵。

韓國菜我絕對不去,跟我不買三星的理由一樣。

 

 

 

Friday night not-fever

對我來說,晚上不吃澱粉類食品比較不會讓體重增加。,

 

還在台灣的時候要不一個人吃小火鍋,青菜肉海鮮一應俱全,無奈這類吃法在香港似乎不流行。串燒也是不錯的選擇,每盤分量不多,可以有多些選擇,又不至於吃到太飽。日式料理更不用說,台北的大街小巷隨處可見各色大大小小的餐廳,燒鳥,某個地區的專門拉麵,手打烏龍麵,天婦羅專賣,小火鍋,走一趟東區小巷,想要的都找得到。在香港也沒這麼多選擇,發現賣串燒的常常也賣生魚片跟拉麵。通常還只有一個料理區,這種時候我只會點串燒來試試味道。烤爐旁邊的生魚片保鮮,常常讓我打個大問號。

 

昨晚閒來無事順著伊利近街走去,整條街根本就是聯合國來的,各色西方料理都有。義大利,希臘,西班牙,法國。出去的晚,整條街都是喧鬧狂歡的人們,喝了酒,講話大聲了,經過一群群臉紅脖子粗的“鬼佬“,似乎各色美食都引不起我的興趣。往下走,經過嘉咸街,卑利街,安靜了些,亞洲料理出現了。泰式tapas, 日式串燒,本地湯麵館,街邊小食。我到了市場附近一家小小的串燒拉麵,點了秋刀魚,銀杏,豬頸肉,炸雞塊,當然吃串燒一定要配上Asahi, 小店位置偏僻,雖是週末晚間的黃金時段,裡面的氣氛倒是滿足我想要安安靜靜一個人吃飯的願望。

 

像這樣安安靜靜地吃一頓飯,真是釋放壓力的好方法。

 

28.08.2013

消失......

到香港近一年,眼見不少同事突然消失。  被鎖定的目標可能一早來被通知要laid-off, 被人事告知後得立即走人,連回座位收拾東西都不准。同事笑說,以後被人事部召見應該把隨身細軟都帶在身上,免得被遣散後連家裡鑰匙都沒有,有家歸不得。

這兩天又做了件蠢事,此事可大可小,看主管是否要藉此機會把人炒掉。我從一早就在想,糟糕,桌底下還有幾雙好鞋;Jimmy Choo, Ferragamo, 要是被通知走人這些寶貝鞋該怎麼辦? 還有,同事幫我收拾私人物品的時候終會發現我是個金玉其外,紊亂其內的人,翻開我的抽屜可能會昏倒吧。我告訴自己,這兩天有空時得把抽屜好好整理一下,就算要走也別留個壞印象讓人恥笑。

幻想著被 fire的同時,我已經在計劃着要在這裡多待幾個月,到處玩玩再回台灣。計劃着如何跟房東交涉房租問題,計畫著一切。想到人生當中若有此戲劇化的轉折可能也會帶給我不同的刺激,不再老打安全牌。

也許經歷多了,開始處變不驚,哈哈。

 

 

 

 

 

 

 

17.08.2013

雜感

中環的電扶梯,為了方便人上班,早上十點以前往下,十點之後便慢慢相反了方向往上走,讓住半山的人別爬得太辛苦。 週末的早上,我總在吃著早餐的同時計算着大約九點半要出門往山下的傳統市場去,各色攤販逛遍,也提不動了,此時大約也過了十點。提著青菜魚肉悠閒地乘著電扶梯慢慢晃上山。

說是說香港是個又擠又什麼都快的城市,但我反而到了這裡,到了現在,才有那份閒情逸致隨著扶梯晃呀晃地,肆無忌憚地觀察着路人。老外,老中,環肥燕瘦,喜歡露腿的華人,喜歡露胸的西方人,盛夏時分,真的可以好好放任眼睛吃冰激淋。雖然有些人的特意打扮真的不敢領教,但不管什麼風格,我相信他她們都是在鏡子前面給了自己一個讚以後才信心滿滿的出門去。光是這份心,就值得給他一個注目禮了。

此地少見胖子,是因為天天上上下下走樓梯,趕地鐵?那我怎麼一個勁兒地胖起來?

 

 

 

 

 
 

21:51 Posted in 香江見聞 | Permalink | Comments (1)

28.07.2013

無法留言

對不住各位,我試了Firebox, Safari, IE,  回的留言全被吃掉

 

虎斑狗: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續集,所以.....據說那位義大利人講的大約是“中國人就是這樣自私,幾十年來一點也沒變”之類的.......

 

 

Bongin: Trust me, men like that, they don't need a 'friend'.  

They need friend with benefit ;P



 

23.07.2013

機會是創造出來的?

opportunity.jpg過了兩天的星期二, 收到他的消息 “晚上有沒有空跟我喝一杯?“ 好巧不巧,當天晚上有個不能缺席的電話會議,我說了不行。星期五,我問他有沒有興趣下班後喝一杯聊聊,這次他不行。週末,他約我吃Brunch,可我人早已爬到太平山頂。總之,來來去去了N次,約了一個月,我們的時間怎樣都湊不到一起去。接著,他回了西班牙,我回了台灣。Mr. J 人在西班牙的時候捎來消息,說是過幾星期回香港,希望再約。我沈默了好幾天沒有反應 “What’s the point?我想著。 我一不求一夜情,二不求找老外練習英文,三不缺酒伴;然而,這樣年紀又隻身赴港經商的男人,求的是什麼? 我想他不缺酒伴,也並沒有學習中文的打算。那麼,就是找人取暖。

 

 

 

我何苦,把自己放到一個自己也不想處理的狀況? 他的邀約,我一直沒有回。

 

不過,當他又 what’s apps一些五四三,我會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但一聊到要見面的事,我不是打太極拳就是顧左右而言他。 反正,如果他發現此處無暖可取,應該就會自覺無趣走開吧。

 

 

 

過了幾星期,我幾乎已經忘了Mr. J這號人物,他又出現了。星期六中午約我吃晚飯,我說 “有約了,改天吧”Mr. J 作可憐狀寫著 “我又晚了一步,為什麼我每次都晚了一步? 妳到底什麼時候才要給我機會?”

 

 

 

給他機會? 我們不過是在機上萍水相逢的兩個旅人,誰有機會可以給誰?

 

 

21.07.2013

我真的老了....

 

索引.jpg自從年過四十,上飛機沒人主動幫忙搬行李之後,我對機上豔遇這件事早已完全不抱任何期望。

 

上個月一時興起到曼谷玩了三天,回程班機上隔壁位子坐了個文質彬彬的老外拿著本厚厚的小說讀着,我放行李的時候,他抬起頭了對我淡淡了笑了下說聲嗨,接著,他埋頭看他的西文小說,我看我的村上春樹。過沒多久,走道上一陣喧嘩讓我們不約而同抬起頭,幾位大陸同胞擋在走道上商量換位子,渾然不在乎後方已經杵了一排等著找入座的乘客,此時,一位義大利人生氣咒罵了一句話,旁邊這位老外笑了起來,見我一付丈二金剛的模樣,他先小心地問了我的國籍,接著解釋了老義詛咒的內容。此時距離起飛還有二十分鐘,我們便從這時候一直聊到飛機降落香港機場,才發現我們已經聊了三個鐘頭,non-stop 

 

 

 

下機的時候有點尷尬,聊得這麼開心,要不要互留電話?我只知道他是個法裔西班牙人,自己做生意,時常來往于歐亞之間,除此之外,是直是G,單身還是MBA,一無所悉。他拿下行李,掏出名片寫下他的香港手機,說了要帶我嚐嚐他認為香港最道地的西班牙餐廳。

 

 

 

下回待續。

 

 

 

 
 
 
 
 
 
 
 

17.07.2013

Karma?

karma.png其實我還滿怕下樓梯的。尤其是那種很陡,又很深的階梯。只要有機會往下走長長的階梯,腦海裡總會出現我一腳踩空滾到最底層的畫面。但不知怎的,台北的房子沒有電梯,在香港更是天天上下樓梯,天雨路滑的時候走在長長的電扶梯上,不乏看見人滑跤。

 

 

 

這種行為是叫“鐵齒”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或者是“愚蠢”?搞不好上輩子就是摔下樓梯,“若曦”可不是人人當得,要我時空旅行到清朝,不但出口成不了章,恐怕一出聲就露了餡。琴棋書畫連皮毛都不懂。

 

 

 

總是喜歡挑戰自己嗎?

 

 

 

 
1 2 3 4 5 6 7 8 Next